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三级顶部

主题: 最可尊敬的人——记金宝廉和顾敏两位医生

  • 农夫
楼主回复
  • 阅读:17075
  • 回复:26
  • 发表于:2018/5/18 21:59:59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北票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最可尊敬的人——记金宝廉和顾敏两位医生
                           
                                                                                                                 
    作者:周道纯

        今年9月16日,我冒着蒙蒙细雨,专程到上海为80高龄的金宝廉医生祝寿。我见到了金宝廉医生和他的夫人顾敏医生。我和他们自1977年在东北分别至今已有32年了。所以此次见面我们都非常高兴,回忆起过去的一件件往事,竟是那样的清晰和难忘!
       
       他们都是上海人,是深受北票煤矿工人和他们的家属好评的上海人。
顾敏医生是先到东北的。1955年她由上海第二医学院毕业后,到热河省的承德报到。后来热河撤省,她又到了辽宁的北票煤矿医院。由于她读的是外科专科,所以就在骨科做医生。煤矿里发生工伤总是有的,而工伤首先要伤到骨头,所以在那里当骨科医生就特别辛苦。顾医生的体质本来就不怎么好,紧张的工作使她后来竟得了肺结核。领导上就让她改行,并同意她回上海的母校进修了一年,再回来做眼科医生。在我认识她时,她已是当地有名的眼科医生了。

       金宝廉医生是1956年从大连医学院毕业后,到北票煤矿医院当医生的。据说他本来学的是妇产科,但辽西这个地方老百姓还有很浓的老观念。女患者往往不愿意让男医生给她们看妇科病,金医生自己也感到男医生在这里做妇产科医生很不方便,便转到骨科了。后来他长期从事骨外科,并成了远近闻名的专家。

        我是1968年到北票煤矿接受“再教育”的。开始我并不认识他们,后来我被调到矿务局宣传处当报道干事,全矿机关、井口、工厂、学校、医院到处跑,方才认识了他们。他们两位不但水平高,医德也好。对患者很亲切、很认真、很耐心,方圆几百里,有口皆碑。记得,擅长骨科手术的金宝廉医生那时很忙,常常是正在家吃饭,就有人来请他去抢救人。因为那时既无住宅电话,也无手机,有什么事,人家只能急急忙跑来敲门喊人。他总是立刻放下碗,换了衣服赶快去给病人做手术。有时半夜三更,只要听到有手术要做,他也马上翻身起床,赶去救人。

       有一回,北票高中不知是开运动会还是进行平时的训练,学生们在投标枪时,竟然把标枪扎到一个学生脸上了。顿时,在场的老师、学生、家长都吓坏了,赶紧把这个脸上扎着标枪的学生抬到医院来。金医生连忙为这个学生做了手术,把标枪取了下来。

       我听说,1964年顾医生生孩子的时候,因为要剖腹产,金医生很不放心,便守侯在她的旁边。突然,他听说有个矿工脑外伤,要做手术,他立即离开要剖腹产的妻子,赶忙去 给那个矿工做开颅手术。由于手术及时又做得好,这个名叫周臣的矿工终于被救活了。还有一年,金医生把父亲和母亲接到北票来过了一些日子,后来母亲因病去世了。那天,他含着悲痛把母亲送去火化后,精神上和体力上都感到极度疲劳,就想回家休息休息。可是,当他刚走近家时,只见一辆吉普车正停在他家的门口。原来内蒙有个地方出事了,有几个知青受了伤。他一听立即上车往内蒙赶去了。

       煤矿医院的外科,工伤病人多,对于重病人,金医生他在为病人做了手术后,往往要亲自观察、守护一个星期,等到平稳好转才走。
正因为他的医术高超,给病人看病又非常用心,非常认真,所以很多患者指名要金医生给他们做手术。煤矿出了事故,受伤的工人被送到医院,工人的家属们和好多亲友都会闻讯赶到医院来,焦急地打听伤员有没有生命危险,谁来做手术。这时候往往在医院内外挤满了人,乱轰轰的。可是只要金医生一到,人们就会喊了起来:“金大夫来了,金大夫来了!”因为金医生是他们最信任的医生,金医生来了,他们那颗悬着的心就好多了。

       顾医生也是这样的好医生。我们那里是个老矿,很多矿工和他们的家属,生活很苦,不但面黄肌瘦,衣服破旧还脏兮兮的,一生病,那样子更难看了。顾医生从来不嫌弃他们,总像是对自己的亲人那样非常和蔼,非常亲切。她给人看病时,问得很仔细,检查也特别认真。然后把病情、病因,如何用药,如何防止复发,都一一很详细地讲给病人听。如果对方听不明白,她会继续讲,只到人家明白为止。她对每一个患者都是这样。这样看病,是她的习惯。所以,在我们那个煤矿,凡是认识顾医生的,都赞扬说:“她真是个好大夫哪!”

       那时侯,我常去医院看住院的同事,或曾在一起劳动的工人师傅,因而多次见到金医生。他很乐观、很开朗,脸上总洋溢着发自内心的微笑。看到他,你不会感到烦恼、忧愁,你只会觉得生活很愉快。他是全院的权威,可是非常谦虚,一点架子也没有。对其他医生,每个护士,甚至打水扫地的工人,都很尊重。他很喜欢运动,我多次见到他休息时和医生、护士打羽毛球。他打球的水平很高,而且别人打得汗流浃背、气喘嘘嘘,他却看不出一点疲劳。正由于他坚持体育锻炼,他的体质相当好,所以他能连续七、八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地为病人做手术。

       我和几个“臭老九”从南方几所大学毕业后,先后来到东北,举目无亲。不但生活上极其艰苦,而且枯燥又单调。平时上班,从宿舍到食堂到工地,三点一线。晚上回到宿舍,非常疲劳,只想早点睡觉,哪里也不想去了。可是一到星期天,怎么消磨时间却是个大问题。北票的商店很少,最有名的闹市区的大柳树商店,我们也不知去了多少趟了。里面老是那几个营业员,老是卖那些商品——即使如此,我们也很少去买东西。因为不但要钱,还要这个票、那个票。我们既缺钱,更缺票。

       还有精神上的压力和内心的苦闷,更是难以忍受的。金宝廉医生和顾敏医生,像我们的哥哥姐姐一样关心我们。到星期天,他们常请我们到他们家里去玩,还留我们吃饭。他们家不大,家具也很简单,但很整洁,看上去十分雅致。他们两位非常热情、非常真诚,我们每次去,他们一见特别高兴。在他们家里,我们想说什么都行,不用担心有人传出去。在那个天天抓“阶级斗争新动向”的岁月里,有这样一个自由、宽松又令人信任、倍感温暖的地方,那是多么宝贵和幸运啊!。

       我在1977年离开那里后,和他们的联系就少了。但是只要有那里的朋友来,我总要问起这两位医生。听说金医生后来入了党,还担任了矿务局总医院的院长,并多次被评为劳动模范、优秀共产党员,我真从心底感到高兴。顾医生是在1987年因患高血压、冠心病提前退休的。但她仍留在那里,等到1990年底金医生退休后,他们一起回到上海定居。人虽在上海,但每月的退休工资还是按北票的标准发的,这就相当少了。起初每人的退休工资只有800多元,加了几次现在也只有1000元多一点。在上海那样衣食住行,水、电、气样样贵的大都市,靠如此低的收入来维持生活是非常困难的。好在他们的儿子收入尚可,不时补贴他们一些。我曾多次和他们谈起,他们对于过去的生活和工作无怨无悔,认为在煤矿工作的几十年是很有意义,很难忘的。至于退休工资少,孩子给一点,也够用了。他们说,几十年来,简单普通的日子过惯了;再说,很多老矿工的退休工资还不如我们呢,所以我们很知足。

       我听了他们的这些话,心里非常感动。这两位医生从条件优越的大城市到几千里外的东北,在艰苦的煤矿一干就是几十年。他们把自己的心血、才华,把自己的青春和精力都献给了煤矿和那里的工人,这是很了不起的。

       时光流逝,好多往事和人名可能会逐渐忘记。但是我想,金宝廉医生和他的夫人顾敏医生,北票煤矿的工人们不会忘记,因为他们是最可尊敬的人。

写于09年12月7日

(续:今晨,周道纯先生用微信专门就此文发来补充文字,也是他对所写几十年前发生的事情做一确认。新闻的真实性是新闻的生命。为周道纯先生的严谨工作作风点赞!下面文字为周先生今晨发来特稿原文)

@流云飞袖 @农夫       秀珍说文章中提到金院长曾给一位叫周臣的工人做手术,确有其事,秀珍的父亲当时和周臣住同一个病房。我听了非常高兴。因为此文不是新闻稿,写新闻要反复核实的 ,不能听哪一个人说了就相信的。我人在南京,不可能到北票核实。我记得到上海看望两位大夫时,想了解他们当年在医院工作的事情时,二人都不肯说,金说 ,医生本来就是应当给患者治病的  ,很普通正常  ,不值得你写  。所以他一点都没有说自己的事。主要是我在他家吃饭时和顾医生闲聊,她说了一些事 ,我也说了自己的事。以后又谈过几次 ,都没有记录。文章是我后来靠记忆写的,这个周臣的名字 ,我一直不放心。我也不好向他们核实 ,因为他们不肯为他们报道。后来我就写成散文,发在自己的博客上,也未告诉他们两位。几年后,金院长的老同学从网上看到告诉他,大家看了知道他们在东北工作几十年的情况 ,都很为他们两个高兴 ,金院长就打电话给我表示感谢,还说其实我们没有什么好写的,你有可能就写北票的老工人 ,他们很朴实很善良,真的不容易 ,真的了不起。       (以上我说的 ,律兄如同意,请转发给北票在线的同志,谢谢!)2018年5月22日上午10点07分



微信截图



这张照片是顾敏大夫1984年3月5日学雷锋活动中,在北票矿务局总医院门前为大家服务时拍摄的,算来已经有35年了。(农夫摄影)



这是金宝廉医生(左二)全神贯注地在为患者做手术,此照拍摄于80年代初期                                     摄影 (孙仲兴)



金宝廉医生在他工作的年代里正在查看病房,关切地询问患者病情。                     (摄影   孙仲兴)

十分感谢孙仲兴先生热心提供的金宝廉先生极其珍贵的工作照片。  (农夫)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 农夫
楼主回复
  • 发表于:2018/5/18 22:24:07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金宝廉医生是当年闻名的北票矿务局总医院的骨科专家,北票矿务局总医院院长。他的夫人顾敏医生是北票矿务局总医院的眼科专家。北漂煤矿很多的的父老乡亲受到金宝廉和顾敏夫妇的救治,他们为北漂煤矿的矿工和家属们贡献了自己的一辈子。我们敬佩金大夫夫妇的崇高精神,我们后来的人要学习前人的无私奉献,做一个合格的人。向金宝廉和顾敏先生致敬!!
金陵文德
金陵文德: 古人说,见贤思齐。现在就是要发扬两位专家的好思想,好精神 ,好作风,好品德。谢谢你!。
2018-06-04 20:04:10 回复
  
  • 玉梅
  • 发表于:2018/5/18 22:30:01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两位医生为北票人做出了巨大贡献,北票人感谢你们,祝你们晚年幸福安康!
金陵文德
金陵文德: 感谢你对文章的重视和大力支持!因为你的敏锐,你的负责,你对先进人物的崇敬,才使这篇9年前写的文章和北票人民见面。感谢你!
2018-06-04 19:57:00 回复
  
  • 五色云石
  • 发表于:2018/5/19 9:46:04
  1. 3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火红年代善良人
救死扶伤赤子心
心智不经名利扰
川州百姓念君恩
金陵文德
金陵文德: 谢谢你!你的诗写得很精炼,金院长和顾大夫都是很善良的人,都有赤子之心。所以时过几十年 ,大家还那么怀念他们,感谢他们。一个人在工作时,人家说好 ,并不难。几十年后,人们还这样说,就不容易了。所以他们两位真的了不起!
2018-06-05 20:25:54 回复
  
  • 0421知心朋友
  • 发表于:2018/5/19 10:56:55
  1. 4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金宝廉院长和顾敏主任都是德高望重的好医生,在北票矿务局即北票市都十分令患者钦佩。
  • 山谷回声
  • 发表于:2018/5/19 21:45:05
  1. 5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这是一篇感人肺腑,值得一读的好文章。我为年高德劭的金医生.顾医生点赞,更为农夫的美文点赞。现在向金老这样敬业的医生太少了,都是钱闹的。
金陵文德
金陵文德: 谢谢你关注此文!金院长的水平和技术都是相当高的,据熟悉他的人说,有些大医院曾希望请他离开北票,到他们那里去,不但条件好,收入也高,但他没有去,一直在北票工作到退休。晚年生活很简单普通,但心态一直很好。这样品德高尚的人,是值得点赞和学习的。
2018-06-05 20:37:59 回复
山谷回声
山谷回声: 十分感谢您的回复。金老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的精神将永远激励着我们。上次写的诗没打草稿就直接在手机上发了,我现在把修改后的诗发给您,以表我的敬意。“噩耗惊闻热泪盈,黑山凌水泣无声。医高德劭川州敬,夜赋哀诗寄庶情。”顺祝顾老身体健康!晚年幸福!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2018-06-05 22:29:31 回复
金陵文德
金陵文德: 看了你改的诗,我很感动。我们虽未见过面,但从你对金院长的敬佩和深情,从你做事的认真,可以看出你的可贵精神和作风。本来,你写几句话也可以的,你却写了四句诗,这是要花时间和精力的 ,写了以后,你又修改发出来。这说明,先生是一位力求精益求精的人,为你点赞!向你学习!
2018-06-06 12:20:27 回复
山谷回声
山谷回声: 回复 金陵文德:十分感谢您的鼓励。祝您身键笔丰!双节快乐!
2018-06-11 22:12:48 回复
  • 快乐的冷月无声_ly1
  • 发表于:2018/5/22 18:04:20
  1. 6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作者周道纯先生是文革期间分配到北票矿务局工作的南京大学中文系高材生。在北票工作了将近十年,大约是1978年才回到南京,他是我们十分尊敬的老大哥。虽然回到六朝古都的秦淮河畔,但是北票的人,北票的事依旧时常萦绕于心,这篇写于2009年的文章,就是道纯先生的怀旧之作,文字朴实无华,蕴含着浓浓的深情。当年的北票矿务局,人才济济,总医院有很多名震辽西甚至全省的医学权威,金宝廉和顾敏大夫就是他们的杰出代表,他们把青春热血和精力留给了煤城,煤城人也不会忘记他们,愿金大夫在另一个世界安息,也祝顾大夫晚年安逸幸福。
金陵文德
金陵文德: 谢谢你啦!不要表扬我。我在北票时没为这两位大夫写过一个字。现在,看到北票在线发出来了,几十年未实现的愿望实现了,我感谢北票在线的玉梅同志!
2018-06-04 19:50:39 回复
  • 流云飞袖
  • 发表于:2018/5/23 8:41:01
  1. 7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周道纯在北票矿工报社工作期间,作风扎实、文风朴实、为人诚实,是我们可敬的师长。
金陵文德
金陵文德: 我在矿工报时还很年轻,工人老师傅,老新闻工作者,才是我们的师长呢!谢谢你!
2018-06-04 19:44:34 回复
  • 金陵文德
  • 发表于:2018/5/25 21:41:04
  1. 8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我没想到文章在北票在线发表后,引起如此多同志的关注,可见这两位大夫在北票人民的心里有很高的威望 ,可见北票人民重情义 ,重感恩。我十分感谢北票在线的领导和同志对文章的重视和推荐!感谢网友和读者朋友对我的鼓励!我打算再写一点文字,向关注这两位大夫的朋友们汇报。               南京     周道纯
  • 农夫
楼主回复
  • 发表于:2018/5/27 17:09:27
  1. 9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非常感谢回帖的各位朋友。谢谢您们的关注。也感谢周道纯先生提供的、十分感人的文章。现在,周先生已经注册了账号,不久就会有新作发表。期待……
  • 第一朵花绽放的地方
  • 发表于:2018/5/27 19:54:02
  1. 10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我一口气看完,感动于两位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白衣天使。50年代大学生由大城市来到辽西北票煤城,一干就是几十年,她们把青春热血,智慧汗水都洒在了辽西这块贫瘠的土地上,真是党的一块砖,任党东西南北搬。北票人民不会忘记,煤城百姓不会忘记。向德高望重的金大夫,顾大夫致敬!感谢农夫,感谢本文作者。
金陵文德
金陵文德: 谢谢你一直关注两位好大夫的事迹!也一直鼓励我,给我以支持,向你表示感谢!
2018-06-04 19:39:16 回复
  • worker
  • 发表于:2018/5/27 21:21:00
  1. 11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作者周道纯是我叔叔,他为人正直、善良、低调,人虽然调离北票煤矿,但对那里的人和事一直没有淡忘,在北票的那段生活工作经历成为他日后工作的动力。回到南京后工作繁忙,在担任江苏省工人日报总编辑,更是夜里最紧张的时刻,以至于影响了自己的身体健康,在退休之后,不是想着休闲游玩,而是抓紧整理资料,“最可尊敬的人”一文只是其中之一。我们期望叔叔身体健康,为我们后辈、为老朋友、为老同事写出更多精彩的作品!
  • 金陵文德
  • 发表于:2018/5/27 22:53:54
  1. 12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谢谢所有鼓励我的人!我想,我写这篇文章,北票在线发这篇文章,目的都完全一致:我们要记住金宝廉和顾敏这两位可敬可亲的好医生,并且学习和发扬他们高尚的精神和品德!
  • 金陵文德
  • 发表于:2018/6/4 19:33:52
  1. 13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你说的就是我的心里话啊!古人说文以载道,我写此文正是希望两位好大夫的精神和品德,得到发扬光大。谢谢你的热情鼓励和大力支持!
  • 记忆冠山
  • 发表于:2018/6/5 18:36:00
  1. 14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