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名医朱大师

  • 梁文
楼主回复
  • 阅读:2430
  • 回复:3
  • 发表于:2019/7/29 15:54:17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北票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老中医朱鹤亭大师,应邀到北京某医科大学讲课...
出席者,有卫生部长、各大医学院的院长、教授及各大医院的高级医生好几百人。
朱大师一上台说:谢谢您们请我来分享,也谢谢您们出席听我的课。在座的都是医学界的精英,不是教授,就是博士。但我看,你们都是“饭桶” !
台下一片 “嘘哄”
笑声后问大师: 为什么这么说呢?
大师接着又说:你们西医不过是读了点书,博士也不过是多读了那么七八年的书,考了个试,就拿了个博士,也没有啥本事的。所以,我看你们都是靠证书吃饭的“饭桶”!
台下又 “哄” 的嘘笑。
朱大师接着说:其实你们根本不会看病,你们治病的本事,顶多也是三分之一。
其它的就是科学家、工程师干的事。
如果,今天医院没有科学家发明的仪器、检测设备,你们什么都不行。
此刻台下鸦雀无声。
朱大师又继续讲:医生治病救人,主要目的是治好病,那是最终的目的,而不是开口几十万,闭口几十万。
更可怕的是你们连看病都不会看,更不要说治病!
一个病人进来,他问你:医生,我得了什么病?
自己是医生都不知,反问病人:你哪里不舒服?病人说完,医生就开始开各种化验单 、检查单......
“哄...”底下又噓声一笑。
大师接着说:现在的病人去医院看病,你们这些专家就拿起张纸,写上X光、CT、验血、验尿,心电图,脑电图、核磁…等等。
患者在医院转了大半天,一大堆的检验单,全部是仪器和操控员在忙,忙完一轮,结果患者拿了一堆检查废纸和片子回来了。
医生拿起报告来看,哦,你的肺如何如何了,你的心脏怎么怎么地,你的哪里又有甚么甚么问题啦… 等等。
然后按书上教的,哦,你要吃甚么,甚么药,嗯,你一定要吃,而且坚持吃… 等等。
或对病人说:你要多注意…,常到医院来检查哦”患者就回去天天吃药,3个月后就开始做手术 ,做完手术又开始放化疗...十几万、几十万的钱进了医院,病人呢,进了太平间...
我说完了,你们说,你们是不是“饭桶”?
此刻,台下鸦雀无声。
朱大师站起来,举起三只手指:我们中医看病,唯一的目的就是治病救人,而不是让病人越来越严重。
是要让病人有病进来,花最少的钱治好病出去!
我们中华医学,诊断、开方,只是靠自己这三根手指。
你们就没有这个本事!
离开了科学家发明的各种检测仪器,你们什么本事都没有,你们都是“饭桶”!
朱大师说: 不信,现在就叫十个医生上来,不管是教授还是博士…和我比试比试,你们十个人一起来,找十个病人来,到这台上。
也给我也找十个病人来,在这里我能把十个人用三只手指诊断出病症,而且我一个人把他们十个人都治好。
你们行吗?
如果不同意我的看法,敢和我比试的,就请举手上来。
下面端坐的饭桶们,一片寂静。
过了一会,走出了一个饭桶,
笑嘻嘻的来到朱大师面前,恭敬的给老先生施了一个90度的弯腰礼,对朱大师说:鄙人不才,在下是“八府巡按”,刚才听先生一席话,我都要哭了,实乃胜过混迹官场几十年,今有劳大师,给我看看,我还想再活五百年。
老先生看了看眼前这堆肉,上下一般粗,活脱脱一个大肉桩。
然后把三根指头放在“大肉桩”的腕部,大概叫寸关尺的那个部位,眯着眼睛摸起来。
摸完左手摸右手,当然还是叫寸关尺那个部位。
会场一片寂静。
“大肉桩”发现,朱大师眯着眼的脸上表情在慢慢的变化,似乎越来越凝重,不免心里惴惴起来。
朱大师终于睁开了眼睛,把手指从“大肉桩”的寸关尺上收回来。然后严肃的对“大肉桩”说:“巡按大人,你老人家也太要强了,都病成这样了咋不知道看看?铁人那!你真是铁人那!”
此时“大肉桩”顿觉世界已经到了末日,眼睛里闪着绝望的光,泪水在眼眶里含着。
看着朱大师如此高的医术,崇高的医德,围观的饭桶们对朱大师发出了“啧”“啧”的赞叹声。
终于,“大肉桩”在秘书的搀扶下,并由秘书肩上扛着满满一编织袋由朱大师开的草药,手里拎着电饭锅,电磁炉,在众人同情的目光下离开了会场。
台下众饭桶又发出一片赞叹声,朱大师果然是华佗转世,不是吹牛逼,不但这药的剂量足,就连传统的药引子也是与那些庸医迥异,不是过去什么姜片大枣之类,而是电饭锅,电磁炉。
朱大师连忙谦虚的说了些“哪里,不敢当”的热昏胡话。
接着,人群里走出一位满面红光的老者,笑嘻嘻的、但绝对是恭敬的对朱大师说:“我也求你老瞧一瞧。”说着顺势坐在了朱大师旁边的椅子上,把手放在了诊脉枕上。
朱大师用手推了推眼镜,然后慢慢的挽起了袖口,把手伸过去。
朱大师伸过去的手,并不是朝着诊脉枕,而是伸进了那老者的裤裆里。当然台下众饭桶是不知道这只手伸到裤裆里的去向,此时只有朱大师和那老者知道在干啥,老者分明感觉到朱大师按寸关尺的三根手指,放在了他的阴茎上,朱大师此时的眼睛,依然还是眯着的。
“浮脉为阳表病居,迟风数热紧寒拘,浮而有力多风热,无力而浮是血虚。寸浮头痛眩生风,或有风痰聚在胸, 关上土衰兼木旺,尺中溲便不流通。 ”
朱大师喃喃的自语道,众人如听纶语佛音一般。
待朱大师再次睁开那眯着的眼睛时,老者那满面的红光似乎在隐隐退去,也没了先前的“笑嘻嘻”,只是怔怔的看着朱大师那饱经沧桑的风干脸。
众饭桶,张着嘴,屏住呼吸,不错眼珠的看着朱大师。
突然,朱大师又说话了:“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
声音不大,但足以令人惊骇,罡风一般迅速传进了老者的耳朵里,此时他脸上依稀残存还没退去的红光,彻底消尽了。
朱大师接着说:“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
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面对面的站在那老者面前,老者感到恍然,心里想,这是要干什么?
蓦然间,只见朱大师麻利的把老者放倒在地,像劁猪一样把老者压在胯下,解开老者上衣,露出胸部,迅速的掏出柳叶刀,在老者左胸乳头处两肋骨之间的缝隙割了一条口子,接着不知从什么地方又掏出了一个闪光的物件,从那条口子塞进了老者的胸腔里,然后抚平刀口,用创可贴敷在上面。
事毕,朱大师重新把老者扶起来,让他坐在刚才做的椅子上,老先生也坐回了座位。

朱大师对老者说,这回好了,以后你的那颗心跳不跳,就归那个小物件,我再给你开点药。
终于,老者肩上也是扛着满满一编织袋子草药,手里拎着血液透析机、CT扫描仪,姗姗的离开了药店。
这时饭桶里面,仿佛有饭桶说,朱大师以前的药引子不是“蟋蟀一对”,“要原配,即本在一窠中者。”的吗?
朱大师听了,扫了一眼饭桶说:“那是啥时候的皇历,那时只要是在一窠中的一对蟋蟀,必是原配无疑,昆虫也要贞节,续弦或再醮的半路夫妻,没做药资格。这样才能保证药效。现在是那样吗?一窠中的一对蟋蟀,有谁还保证那就是原配。倘若把搞破鞋的那对骚蟋蟀当原配的拿来入药,岂不坏事!过去走进百草园,捉十对原配的也容易得,现在就是一对原配的也难捉到。”
朱大师接着说,你们就知道吓唬病人,和病人打心理战术,给病人制造危机,让病人多使用医院的医疗设备、多开药、多拿提成多赚钱,医德医风何在???
台下好久鸦雀无声,继而饭桶们响起了长久的雷呜般的鼓掌声……
掌声里混杂着放屁声,咬牙声,老鼠“吱吱”的叫声....
饭桶们感慨万千的说:太现实了!讲的太好了!
  
  • 梁文
楼主回复
  • 发表于:2019/7/31 9:39:02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朱大师一声吼,饭桶抖三抖。
不签名说你懒。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