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月是故乡明

  • 梁文
楼主回复
  • 阅读:1931
  • 回复:1
  • 发表于:2019/8/15 12:07:00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北票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中秋咏月,非圆即明。
月是外国圆。看了这句话,千万不要和什么爱国不爱国的联系起来,或者说你知道中国和外国的月亮哪个圆,其实你真的不知道是咱中国的圆,还是外国的圆。
迷茫了一辈子,至今也没明白。
有时我甚至怀疑月亮不只是一个,也许是两个、三个,或更多个,要不怎么会有哪个圆哪个不圆的说法呢。
我没看见过外国的月亮是啥样,大概就像鲁迅说的那样:其实外国的月亮并不圆,只不过说它圆的人多了,它就真的比中国的圆了。
不过,我并不是因为说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月亮圆的人多了,就觉得它就真的比中国的圆了,真正使我坚信外国月亮比中国圆的是一句中国经典俚语:老婆别人的好。既然老婆是别人的好,那月亮自然也就是国外的圆了。
况且“走的人多了,就有了路。”怎么听都有点和“谎话说一千遍,就成了真理。”有异曲同工之处。
合理的解释好像应该是世上本无真理,谁说了算谁说的就是真理。武则天做皇帝,谁敢说男尊女卑!
我的朋友、同学X,他就经常说:月是故乡明,中国的月亮最圆。
听了他的话我难置可否,因为我没看见过外国的月亮,自然也就不知道外国的月亮是否真的比中国的月亮圆还是不如中国的月亮圆,所以也就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对的。
但我相信,中国的月亮最园这个伟大的信念,X 一直到死也不一定怀疑过。
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个从来没听说过的一个词被创造出来了:下岗。
它像幽灵一样徘徊在那个年代,下岗就是没了工作,没了工作就等于没了活路,靠工作吃口饭的人,谁听了下岗不感到恐惧!于是人心惶惶,就像躲避瘟疫一样。
一天X被书记叫到了办公事,他看见屋里除了书记还有几位厂里的干部坐在那里。
那天书记似乎比每天都和蔼,看见X进来,先让X坐下,接着又端来一杯水。
在X眼里书记总是那样威严,没见他笑过,先前X以为书记天生的不会笑,直到有一次书记看见厂里漂亮的女工笑了,X才知道,书记原本是会笑的,只不过不笑而已。
从来没受到过这种待遇的X,今天见书记这般热情,有点害怕,本来就不会说话的他,现在更是不知说什么了。
书记首先说了几句改革一类的套话,然后对X说:为了减人提效,研究决定你下岗了。
X听了顿时觉得如五雷轰顶,脑子里一片空白。屋里一片寂静,书记和那些干部默默地注视着X,似乎在期待着什么事情的发生。
根据这几天找人谈下岗的经验,每一个被通知可能下岗的人,都先是流泪,接着向领导恳求,倘若遇到情绪激动的,或许还要跪下。
但今天的情形有点意外,X像木头人似的呆坐在椅子上,这是领导们事先没有料到的。
X怎么不吱声,不祈求,即使不跪下来,怎么也得流几滴不值钱的眼泪吧。
人们期待着,奇迹没有出现,终于还是让领导失望了。
失望的滋味其实并不比跳楼的滋味好多少,书记先是感到愕然,接着便沮丧的靠在沙发靠背上。
因为X没有给他带来弱者对强者祈求、流泪下跪的快感和惬意,他感到浑身不自在。多年来的工作经验,书记对这种快感似乎有了瘾,看见别人在他面前毕恭毕敬,流着泪求他,下跪,就像猫在玩弄捉到的老鼠,他感到格外的舒畅,那时他会觉的自己就是天上的神仙、当今的圣上。
今天这情形,书记当官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此时他恍然明白了一个多年困惑自己的未解之迷:有的动物怎么不吃已经死了的生物,非吃活物不可,原来是吃死猫、死狗、死虫子一类的生物没快感,不刺激。
他一边注视着X,一边心里嘀咕:这X简直就是这死猫、死狗、死虫子,玩的没意思。
正当人们已经对X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突然X咧开嘴嚎起来,把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的领导惊骇了。
声音是那样的撕心裂肺,悲天怆地,似哭非哭,似歌非歌,像一头受伤的野兽,在黑暗的夜里,从远古的旷野里穿越时空,绝望的嚎叫着:
昨天所有的荣誉,已变成遥远的回忆,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今夜重又走入风雨......。
X踉踉跄跄的似哭非哭,似歌非歌的嚎叫着走出了书记的办公室、走出了工厂的大门。
其实那天X在领导面前不一定非得下跪,只要流点泪,再说点央求的话,情形完全有可能是另外一种结局。他百思不得其解,平时在工作上自己任劳任怨,论技术在厂里也是一流的,这下岗怎么就轮到我了呢。上花班泡病号,除了会吹牛,干啥啥不行的二狗子咋就没下岗呢。
其实他不知道领导不只是找他谈下岗的事,而是找了所有的人,自然二狗子也被找过。
书记把所有的人都谈了一遍,当然所有的人听到了“决定你下岗”的话,也是吓个半死,只不过接下来没像X那样木然地呆坐在那里,更不会嚎叫。人们纷纷给书记送去一沓一沓的票子,含着泪感谢领导把自己留在了岗上。
二狗子被谈下岗的那天晚上,回到家里媳妇知道后骂了他一顿,抱怨二狗子没有本事,二狗子埋头吃饭,一声不吱,他觉得老婆骂的对、骂的完全正确。

二狗子媳妇骂完以后对二狗子说,好好在家看孩子,我去找你们书记说说去。说完开始洗脸梳头涮屁股,末了还拿起花露水的瓶子,咕叽咕叽的用拇指一下一下的按着瓶盖,周身喷了一遍,顿时,屋内充满了似兰非兰的怪味道,一番打扮之后走出了家门。
书记真还是一位通情达理的人,把二狗子留在了岗上。虽然后来有些捉风扑影的传说,说二狗子媳妇和书记怎么怎么地了,但那毕竟是传说,想必是二狗子的媳妇太漂亮的缘故,漂亮的女人就容易出绯闻。
全厂一轮谈话下来,估计书记也收了有百十多万,一个上千人的大厂,一人送两千,那数目也是可观的。
整顿完工人,书记又召开全体机关干部管理人员开会,说什么要精简机构,竞聘上岗。
“知道吗,这是改革,改革你懂不!改革就是刮骨疗毒,就是要砸碎你的饭碗!
书记振振有词的讲话,听得在座的干部个个毛骨悚然,因为他们知道,这不是书记吓唬你,他们分明看到有一百多工人谈完话真的下岗回家了。
会后被约谈话的男女干部陆续走进了书记的办公室,当然也有例外,有的干部不是自己走进去的,是自己的老婆找的书记。书记又收了百十多万,同时又和若干女干部、还有若干位男干部的老婆进行了融洽和谐的谈话。
一番折腾过后,书记在全厂干部职工大会上做总结发言说:改革就是好!我们要高举邓小平理论的伟大旗帜,继续深化改革。并告诉办公室主任,把这几个字,每个两米大小见方,写在厂区最醒目的地方。
再说X,下岗后修过自行车,修过鞋,卖过馒头,不过生意都不咋地。后来他牙一咬,心一横,干脆摸着石头过河去了深圳。临走时老婆说:不管挣不挣钱,安全第一,保重身体,早点回家过年。
X唱着“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今夜重又走入风雨!”的歌,带着老婆为自己准备的简单行装和几百块钱离开了家。
改革开放的深圳,真是花花世界,沿街的发廊令人目不暇接,他想,什么发廊,不就是剃头房吗!
他突然明白了,原来这改革开放就剃头这么简单。
X正狐疑着眼前的一切,却被一个个“热情”的“拉客妹”包围。一番挣扎,X冲出重围,然而却发现随身携带的几百块钱没了。
又气又饿的X,饿着肚子在灯红酒绿的深圳流浪了。饿了,他扒垃圾箱,捡拾烂菜叶;渴了,雨水露水泥坑水;困了,街头墙角栖身。
黑夜漫漫,X几次昏倒在闹市街头……后来遇到一位好心人,介绍他到一个建筑工地当小工。搬砖、和水泥、拉小车,勉强有了口饭吃。工头对他说,干一天六十块钱,到年底扣除伙食费,一并发给。
X晚上住在四面透风的工棚里,白天吃的少盐没油的猪狗食,但他很知足,真心的感谢老板给了他一条通往光明的生命之路,他干活十分卖力,不怕脏不怕累,就盼着拿上钱早点回家过年。出来快一年了,他想老婆孩子了,想家了。
每当深夜睡不着觉的时候,看着从工棚破洞透进来的月光,似乎耳边又想起了那首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的歌。
他在想,是谁把下岗工人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痛哭一场的心情,写的那样煽情,唱的又是那么豪迈!
一座座楼房拔地而起,眼看年关近了,却不见老板有一点发工钱的意思,打工的兄弟们去找老板。
一开始几次老板还说几句人话,后来一见他们进去要钱,老板破口大骂:草泥马的,我还不知道给你们钱,我不是没钱吗,都给我滚出去!
终于有一次,老板失去了耐心,他们刚进老板的屋,一群手拿砍刀、棍棒的,把他们一顿暴打,个个血肉模糊,落荒而逃。
他们去找公安的,公安的说不归他们管,这是劳资纠纷。不知哪个出了主意,第二天他们打着讨薪的条幅浩浩荡荡的走到新盖的高楼周围,站在那以示抗争。
正当他们站的两腿发酸快要瘫下去的时候,有眼尖的突然发现,远处好像有警察的队伍正向这里开进,似乎还有人看见有戴钢盔穿迷彩服的特警。
果然不出所料,真的是大批的警察和特警,一阵混乱驱散了他们的讨薪队伍,还抓走了几十人。
到了公安局,有个胆大的战战兢兢地问,上次老板雇人打我们,我们找你们,你们说这劳资纠纷不是不归你们管吗?
一个警察说,我们是保一方平安,维护社会和谐的,上次那事不归我们管,但这次不同,你们影响到了社会的和谐。知道不,现在是讲和谐的社会,什么叫和谐你们懂不,老鼠和猫都牵着手谈恋爱了,你们难道还不如耗子懂事吗?念你们是初犯,回去好好想想怎么向老鼠和猫那样对推进和谐社会的建设出点力。至于你们工资的问题要通过正规途径找有关部门解决。
这伙人回来商量下一步咋办,警察说的这有关部门又是啥部门,没人说得清楚。正当大伙困惑的时候,一个聪明一点的说,这有关部门大概是民政局,你想啊,咱是民,上街打条幅影响社会和谐就是影响政府,这民政的事那大概归民政局管。
第二天,他们派了十几个代表走进了民政局,待说明了原委之后,一位干部模样的说:“我们这里是管‘弃婴’的,‘弃婴’你们知道不?就是仍在大街上没人要的小孩。看你们的样子似乎比“弃婴”年纪略大了些,而且嘴的周围还长了一些毛毛,我还真是一时判断不了你们究竟是不是弃婴。至于讨薪的事你们是不是到劳动仲裁机构看看。”

于是他们又去了劳动仲裁机构,一位接待他们的说,你们都打起来了,在我这没法解决了,因为这已经属于法律管的事了。
他们又去找法院,法院的说,这得讲法律程序,一步步来。具体你们到了哪一步,我也不太清楚,需要慢慢调查。
终于有位老哥忍不住了,对着带大盖帽的法官骂道:“你们是婊子!”
大盖帽微微的笑着说:“谢谢你的褒奖,其实我们的工作比起婊子来差远了,还存在很大的差距,惭愧!不过,我们上海的法官同行组团去找小姐切磋、学习,想必你们是知道的。你们去立交桥下找小姐吧”。
于是这帮打工的老哥,来到了立交桥下。这里的女人对他们很热情,他们似乎在这里找到了温暖。待他们说那帮官员:“是婊子!”时,女人们不高兴了,说:“什么,你们说那些当官的和我们似的?你们简直是在侮辱我们。今后我们还怎么抬头做人啊!”
一位老哥赶紧上前恭维的说:“不,你们和政治家似的!”
女人们说:“你快得了吧,我们还和政治家似的!你还不如直接骂我八辈祖宗呢,我们真的有他们那么龌龊不要脸吗!”
X一分钱没见着,虽然被打的鼻青脸肿,也受了伤,但还不算太重。他没钱买车票,只好在外边孤苦伶仃漂流,连给家里打电话的钱也没有。
在深圳流浪了一年多,X到处打零工,可除了没饿死,几乎一分钱没挣到。第三年春天,他终于离开深圳这个几乎让他丢了性命的伤心地。在深圳的两年里他并没有摸到石头,却听到了一个故事:春天的故事。于是他唱着东方红,翻身当家做主人的歌,流落到据说是改革开放的模范城市东莞。
在东莞的一家电子工厂,X当上了流水线上的一名装配工,一个月能挣两千块钱,省吃俭用,年底攒了一万块钱。可当他兴冲冲地乘公交车,跑到邮局汇钱时,却不料在公交车上,被小偷把一年的血汗钱偷了个精光。
他仰望着天边的那一轮明月,望着空中那疏朗的几颗星星,他不知道哪个更圆哪个更亮,这一年又白干了。
又一个春天到了,X依旧在流水线上辛勤劳作着,盼望再一年把钱给家里汇去。X想着眼巴巴等着自己回去的老婆,想着孩子……,想着想着,眼前幻化出一堆花花绿绿的百元大钞和一轮圆圆的月亮,他有点陶醉了。
突然,X的两根手指被机器轧断了,他分明看见,两个掉在地上的指头,先是在地面上弹了几弹,然后静静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眼前一堆花花绿绿的百元大钞不见了,一轮圆圆的月亮瞬间变得血红血红...,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向空中慢慢的升腾,朝着那血红血红的月亮飞去。
月是故乡明。
X躺在病床上,身心俱疲,伤痛难忍。由于受伤,被老板开除了,一分钱医药费拿也没拿到,他被赶出了医院。他想回家看看,又怕老婆孩子担心、人们议论。于是他咬咬牙,挺了起来,为了糊口,带着伤病,来到一家公司当保安,可是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元,除了吃喝,攒不下几个钱。
他想起了春天的故事,嘴角似笑非笑的微微咧了一下,浑浊的几滴泪水从他的眼角里溢了出来,滴落在东莞的地上。
X死了,这是后来的事情。至于他是不是一直待在东莞,还是去了别的什么地方没人说得清楚。就连是怎么死的也有好几种说法。激进者说:他是在怀揣菜刀讨薪时出了人命,被枪毙的;懦弱者说:他是跳楼自杀的;平庸者说:他是病死的。
不过这些都是猜测,我参加了他的葬礼,确凿证明不管他曾经去了哪里,终究还是回来了,既然回来那就不是枪毙或跳楼死的。即使是跳楼死的,也是在家跳的楼。
月是故乡明。
自从一杯茶,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的悠闲日子结束后,这些年,我的工作就是每天喝酒、嫖娼、洗温泉。有时陪客人一天洗好几遍澡,把身上的皮都洗秃噜了,因此也无暇顾及X的事,直到有人问我是不是参加X的葬礼时,我才依稀记得在同学、朋友里还有这么一个叫X的人,其实我早已把他忘了。自从他下岗后我一直也没有见到他,他离开单位以后的一些事,还是在他的葬礼上从别人那里听来的。
在殡仪馆,X躺在玻璃罩里,身上穿着手针缝制蓝色的棉袄棉裤,头上戴着几十年前那种样式的黑色棉帽子,脚踩莲花踏,棉衣外面穿了一件黑色燕尾西服。
他微闭着双眼,仿佛对这个世界没有一丝留恋和牵挂似的,又好象鄙夷的嘲讽着这个世界;又好象向世人炫耀自己这一身奢侈漂亮的装束!
他静静地在玻璃罩里面躺着,似乎在做外国梦,任凭他的老婆孩子亲人的嚎啕。
看着静静地躺在玻璃罩里面,戴着棉帽子穿着燕尾服的X,我似乎觉他是在努力的控制自己,怕一不小心笑出声来把别人也给逗乐了。
仪式开始了,喇叭里响起了刘欢的歌声:
昨天所有的荣誉,
已变成遥远的回忆。
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
今夜重又走入风雨。
我不能随波浮沉,
为了我致爱的亲人,
再苦再难也要坚强,
只为那些期待眼神。
心若在梦就在,
天地之间还有真爱。
看成败人生豪迈,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是谁把下岗工人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痛哭一场的心情,写的那样煽情,又被刘欢唱的那么豪迈!我不知道。
血红血红的月亮挂在天上,几颗舒朗的星星点缀在周围。
此时,这歌声显得是那样的撕心裂肺,悲天怆地,似哭非哭,似歌非歌,像一头受伤的野兽,在黑暗的夜里,从远古的旷野里穿越时空,绝望凄厉的嚎叫着......。
月是故乡明。
2013年9月17日中秋节前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 山谷回声
  • 发表于:2019/8/18 17:51:50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下岗工人多磨难,忆事思情乡月圆。难得佳作,欣赏点赞。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