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版块
排行
设施
四楼窗扇脱落楼下汽车躺着中枪发表时间:2017/3/16 6:00:13
事件发生时间:2017-01-31 事件发生地点:欣悦家园 事件描述: 四楼窗扇脱落砸中停在楼底下的汽车
最后回复: 2019/5/18 13:11:04 by 福气先生
回复:5 | 关注度:38999
最动人照片,狗妈妈坐完月子走丢发表时间:2016/8/22 14:23:14
寻狗狗,狗狗走丢,一个刚刚经历了生产、哺乳、母子分离、伟大的狗妈妈。刚刚坐完月子。求转发。转发此图片
最后回复: 2019/6/19 5:50:50 by 工作号
回复:7 | 关注度:33578
10月2日下午,天气很冷,可南山世纪广场《小苹果》的音乐声不断掀起一股股热浪,北票在线首部MV正在这里开机拍摄! 感谢鸿灿舞蹈学校的学生及家长!感谢彦生影视工作室的摄像师们!感谢网友春华秋实、辉光放电、司号员、远影风行…… 我们的拍摄刚刚开始,明日(10月3日)下午2点,拍摄地点在市博物馆广场,欢迎大家积极参与!
最后回复: 2017/7/16 17:26:11 by axwxyzt
回复:38 | 关注度:25145
凉水河的柳树发表时间:2017/3/16 5:53:50
事件发生时间:2017-03-15 事件发生地点:北票 事件描述: 家胥3月回来写生作品油画50*60
最后回复: 2019/5/18 13:04:30 by 福气先生
回复:4 | 关注度:21676
今夜礼花灿烂————2017元宵节记忆发表时间:2017/2/12 21:49:46
最后回复: 2019/5/25 14:19:47 by 小雨
回复:14 | 关注度:16754
张国禄的百岁人生发表时间:2018/5/25 10:14:53
张国禄的百岁人生 2018 年 5 月 3 日,原北票矿务局印刷厂厂长张国禄老人,在儿女和亲朋的护佑下,欢欢喜喜的庆祝了自己的百岁人生。其实,生于 1920 年的张国禄老人,今年虚龄 99 岁。九九为大,按照民间习俗,提前一年庆祝百岁诞辰,是儿女和亲朋对老人由衷的爱戴和真诚的祝福! 张家一向低调,这次老人百岁庆典也不想张扬,除了实在亲戚外,并没有过多通知他人,儿女们商量每家拿出自己一个月的工资,为老父亲庆生日,老人的好友如来参加盛典,只欢聚不收礼。但是张国禄老人在近百年的人生中,以自己纯正朴实的人格魅力结交了众多好友,人们风闻老人的百岁庆典,都主动前来参加,有的送上自己的书法作品,有的精心制作了十字绣的寿联,还有的人非要表表自己的心意,身在外地的朋友也发来了贺电。参加盛典的人竟然超过了原计划的三分之一,几百人见证了老人的健康快乐和晚年幸福,亲耳听到了老人思路清晰,语言流利,声音洪亮的人生感言。 “人生七十古来稀”, 99 岁的张国禄老人,几乎创造了一个奇迹。老人除了耳朵有点背,带了助听器之外,看起来几乎和 70 岁左右的人没什么区别。更让人佩服的是近百岁老人满嘴牙只掉了一颗。老人记忆超群,思维敏捷,走路稳稳当当,在寿宴上还在儿女的护佑下,挨桌敬酒。我三十多年前就离开了北票,见面机会不多,但是一见面老人马上认出了我,不但叫出了我的名字,还能回忆起当年的琐细小事。 “一蓑烟雨任平生”,张国禄老人这一生风雨交加,坎坎坷坷。他祖籍山东济南,祖父那一代挑着筐闯关东,后来在辽宁省朝阳县郭家村落脚。张国禄 17 岁就进入印刷行业学徒, 1945 年日本投降,内战爆发,原来的印刷厂老板苦于战乱,执意要把印刷厂抵给忠厚踏实技术出众的张国禄,价钱虽然低廉。但是出徒之后一直打工的张国禄并无积蓄,还是亲朋好友东拼西凑帮助买下了印刷厂, 25 岁的他才成了厂长。 1947 年,解放军进军辽西,张国禄在党的感召下,带着印刷厂投身革命,为新生的人民政权印边区币,印报纸,印文件通知,不久就成了一名共产党员。后来当年和他一起工作的老同志有的进了京城,有的做了高官,上世纪 80 年代中期,原外交部办公厅主任宋西林离休之后就曾特意带着老伴来北票看望张国禄,当时,宋西林就是老人的直接上级。而张国禄却始终没有离开北票,没有离开他心爱的印刷厂。文革中武斗频仍,一些造反派试图冲击印刷厂,印制自己一派的宣传品,身为当权派的张国禄不避嫌疑带着工人英勇护厂;当武斗激烈,印好的矿工报无人投送时,张国禄老人便带着还是初中生的长子张永强骑着自行车挨家投送报纸。文革中老人受到冲击,被赶出印刷厂下放到五七干校喂奶牛,老人精心为奶牛搅拌着饲料,但是心中却始终放不下魂牵梦绕的印刷厂。 1975 年在文革中曾经停刊的矿工报重新复刊,张国禄老人也走进报社重新担任了印刷厂厂长,老人早出晚归,兢兢业业,印刷厂被评为局里的学大庆先进单位,那面红色丝绒的锦旗彰显着老人的心血和光荣。 1980 年老人年满 60 退休之后,为解决本单位职工子女就业问题,白手起家,重新出山创办了青年印刷厂。直到 77 岁高龄,张国禄老人还受聘筹建了台吉印刷厂。老人的百岁人生,只问耕耘,不问名利,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印刷,至今提起印刷厂老人依旧兴致盎然,满面春风。他 25 岁就是印刷厂厂长, 60 岁离休仍然是印刷厂厂长,印刷厂几乎是他的命根子,有一年老人去天津长子张永强家居住,张永强领老人参观淮海战役博物馆,老人看到展出的部队印刷机,挪不动了脚步,左看右看看不够,最后很少照相的老人郑重向儿子提出,给他和这些没有生命的印刷机留个影,这些看似古旧的印刷机在老人心中却仿佛能说话,它承载着老人沉甸甸的回忆。 事业和家庭是人生的两大支柱,而老人的家庭却半路失衡。老人的妻子贤惠、热情、能干,曾经是一位能干的街道主任,但是 1964 年家中连续三次失窃,近乎被洗劫一空,虽然窃贼最后落网,却使老人的妻子受到极大刺激,导致精神失常,后来虽经多方求医,却终生未愈。犯病时什么都不知道,乱作乱闹,就是有时病情好转,也和过去判若两人,不理家事。那时候,张国禄老人刚届中年,大女儿还是 15 岁的中学生,小儿子尚在襁褓之中。张国禄老人既当爹又当妈,抚育两儿两女艰难度日,还要哄着犯病的妻子。编辑部的李晓光爱开玩笑,给当时编辑部已婚的男人一人送了个绰号,老人得名“哄妻模范”,这个善意的绰号,让人感受到老人对婚姻的坚守,对病妻的呵护,人们笑不出来,流露出的只有一种敬重和心疼。从青丝到白发,老人陪伴精神失常的妻子度过了 31 年的病后时光,妻子 71 岁去世,老人已经是 75 岁的古稀老人,从此独身至今。如今老人的四个儿女都事业有成,家庭和睦,都非常孝顺自己的老父亲。大女儿张永平今年 69 岁,是朝阳制药厂退休工人,孙子都上高中了。长子张永强 66 岁, 70 年参军,以军队正团级职务转业,在天津云苑商厦副总经理岗位上退休,一家定居天津,已经做了外公。 64 岁的二女儿张永琴做了一辈子人民教师,永琴的儿子在天津机场工作,也是一位年轻的父亲。而一出生就不知道什么是母爱的小儿子张永明,也是 54 岁的人了,如今在北票电视台工作,他从小和父亲相依为命,如今也和老父亲生活在一起。永明的一对双胞胎儿子也成家立业,一个在沈阳桃仙机场修理飞机,一个在鞍钢工作,其中的一位给老人添了重孙子。张国禄老人如今四代同堂,其乐融融。老人最小的儿子永明的妻子王淑英忠厚、爽快、孝顺,对老人照顾得十分周到,怕老人在床上睡觉翻身不测,还特意在宽宽的双人床上订做了栅栏。中午我和老人一家一起用餐,我亲眼看到,淑英在饭桌上给老人添饭添汤,自然亲切,看起来就像父女一样。 张国禄老人人近百岁,依旧精神矍铄,生活自如,究竟有什么养生秘诀呢?老人的儿子张永强、张永明和儿媳王淑英说,老人并无神奇的养生之道。平日吃饭从不吃小灶,都是普通的家常便饭,只是顿顿离不开汤菜。儿媳王淑英着意调剂,每顿饭都是有汤有水,热热乎乎,让老人吃得顺口,只是这几年冬天,每天给老人加了一根海参。 不过仔细想来,张国禄老人高寿,还是有因可寻的。 老人孝顺父母,友善弟兄,惜老怜贫,心底无私,从不斤斤计较。张国禄的父亲早逝,老母亲活到 91 岁,张国禄侍母至孝,无论家里经济多么紧张,老母亲的零花钱从来一分不少,那些年细粮供应再少,张国禄宁可自己一家人顿顿粗粮,也要把专为老人预备的细粮攒足。张国禄老人兄弟在乡下,文革前侄子考上了大学却无钱可供,张国禄老人二话不说,紧缩自家开支,一直供侄子大学毕业。如今老人也经常捐款捐物,寄情慈善事业。汶川地震,他除了捐款之外,还买了 6 床新棉被,寄给了灾区。 张国禄老人一事当前,总是先替别人打算,年年春节,作为厂长的张国禄老人都是自己值班,让他人回去过个团圆年。小儿子张永明说,母亲有病,父亲值班,年三十晚上的饺子都是父亲安排他去别人家蹭饭,他小时候都不知道春节晚上家里还应该包饺子;谁都渴望安居乐业,印刷厂的职工一户户搬入温暖的楼房,作为一厂之长的张国禄却一让再让,一直到退休还是居住在阴冷潮湿的平房内,还是住房制度改革之后,小儿子单位分配住房,他自己花了部分钱才住上了现在的楼房。印刷厂事业发展添了汽车,当时也在印刷厂工作张国禄的小儿子张永明人老实肯干,是司机的热门人选之一,但是张国禄看到很多人都争着要当司机,连儿子意见都没有征求,就删掉了永明的名字。人们说吃亏是福,吃亏的人,人不对你设防,良好的人际关系让老人心底宁净,没有烦恼。一个世纪的人生,仰不愧天,俯不愧地,过得坦荡,活得安然。 张国禄老人这辈子,受到过不公正待遇,也遇到过很多困难挫折,并非顺风顺水,但是他顺其自然,不急不躁,心态平和,知足常乐。只和别人比工作,从不和他人比待遇。 适度运动,也让老人身体健朗,虽然年近百岁,依旧行动自如。老人的健身不复杂,主要是每天都散步,上午一次,下午一次,每次大约走一公里左右,有时候儿女陪伴,大多数都有老朋友一起溜达,边走边聊天。 人离不开友谊的滋润,退休后更需要交流的平台。张国禄老人就有一群常常交流的老友。老人家住一楼,家里瓷砖铺地,人们去张家,推门就进,不用换鞋。好客的主人还预备着茶水、水果,主雅客来勤,每天都有老朋友光顾这里,有过去的局领导,也有退休的普通工人。每周五更是必聚之日。多年老友,山南海北,唠国内国外新闻,说家长里短,怀旧追远,交流感情,直抒胸臆,大家称之为“话疗”。老人的大女儿在朝阳,大儿子在天津,都张罗接老人去换换环境,想方设法给老人调理饮食,带老人去游山玩水,但老人每次都呆不长。数着日历想北票,他想念北票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更离不开那些相濡以沫几十年一起散步一起聊天的老朋友。 仁者多寿,祝愿张国禄老人福寿绵长,永葆青春。 \ 张国禄老人在百岁华诞庆典上 张国禄老人幸福一家人第一排从左至右,二女婿和外孙、二女儿张永琴、大儿媳、大儿子张永强、张国禄老人、大女婿、大女儿张永平、小儿子张永明,小儿媳王淑英
最后回复: 2019/7/7 6:27:24 by 快乐的冷月无声_ly1
回复:18 | 关注度:14658
斗转星移话菜园发表时间:2018/5/25 10:45:49
斗转星移话菜园(槐花文) 这几天满脑子里出现一片又一片的菜园,今早起,就把这些园子移植到我的文字里,与大家共飨。 记忆中最早的菜园当然是母亲的菜园子了。我七八岁,跟母亲去菜园子,母亲打水浇园,我就来回跑着给母亲看水,水跑了池满了大喊大叫,母亲就赶快跑过去,挡水或换一个池子。我们王姓的菜园都聚在一起,面积很大,一家一块。我家的菜园子,有三分地,春天先翻地,用铁锹,可以翻出一种白白细细的甜跟来吃。春季主要种土豆,西葫芦,黄瓜,豆角,第二季种白菜芥菜。 我从小就很懒,看到种这么一大片地,什么时候弄完?母亲说,眼是熊汉,手是好汉。我跟着母亲来菜园只是玩,看着土豆花开了,我就摘下来往头上戴,西葫芦花开得金黄灿烂,我就采来回家让母亲做西葫芦酱。母亲说这是西葫芦的谎花,并不结果。我当时不懂花怎么也会撒谎?看着井水顺着垄沟哗华流,我就想里面会不会有小鱼游。要不就是去别人家的园子去观光,看人家菜长得好不好。母亲并不要求我非帮她做事,我只是不懂她哪来那么多的耐心,把这么一大片园都侍弄好,所有家常菜,我们一点也不缺。等我长大后也没有侍弄过菜园子,但在教育孩子上,却是有着极大的耐心,估计是受了母亲的影响。 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我们的另一块菜园子,它是金屋藏娇,就在老叔、四大爷、二大爷等几户人家中间的一片空地。老叔家和四大爷养狗,那狗特别厉害,总是让我望而却步,那两只厉害的狗现在也一直出现在我的梦中,还在让我战栗。可是越是这样,我越是喜欢这块菜地,因为这块菜地的东头,是个石头砌的小井,井水很浅,我喜欢看那不规则排列的石头,一层又一层,湿漉漉的,暗处有青苔。井边有一棵大青杏,结的杏子有我的拳头大小,我贪恋着到这里来,跟这棵杏树也有很大的关系。最压轴的当然是这口井四周的茶花了,单片的粉色的小花,摇曳着,茶香四溢,每次去我都要采些花叶和青果回去,开水一泡,就变成了淡淡的绿色,还有淡淡的香气。再就是那井边一丛旺盛的芍药花,开得热烈,年画里的贵妃醉酒,戴的就是芍药花。这样的园子,就是神仙也喜欢吧。 我们自己家屋前的菜园子就不觉着有多么美好了,因为我们家在山上,山上所有的人家都用一口井,水又少,所以菜长得也不好,无非是一些韭菜、西红柿、茄子、葱等家常菜了。后来自己家里打了井,方便了很多,但终究是土质太贫瘠,趣味不足。我一直想把下边园子里的茶花和芍药搬到上边来,可是茶花总是不能够繁殖,芍药也开不出那么鲜艳的花朵,最后井边一直空空如也,理想得不到实现,就会出现在梦中,可是梦里也无不遗憾着。我想是那花也恋着故土的原因吧。可是我们园里的几棵枝杏树长得非常好,一棵一个品种,羡煞东邻西舍家的孩子,记得有一次,正值杏子红时,早上去园子里发现,一棵杏树叉子折断,杏也掉落在地上,院子的西边也撒落着几颗杏子,一猜就是西院的“知不道”(孩子小名)晚上来偷杏了。母亲让我给他们家送点杏过去,并不提丢杏的事情。 及至我婚后,婆家西面有个大菜园,有七分地,这园子最大的特色就是果树种类繁多,桃、杏、李子、梨、枣、都不缺,春天时候最美,至身其中如临仙界,蝴蝶纷飞,落英缤纷的时候,我会看得发呆。也是从这个时候起,我开始变得文艺起来,我忽然想过一种很诗意的生活。于是便追求起来。我公公婆婆是这片园子的主人,他们种菜的特点是不断头,一种菜,分开时段来种,这样不管什么菜,都能一直吃到秋。可惜的是城市的召唤让我们放弃了自己的家园,连这片菜园,每每回来看看,我的心都会流血,任何事物,无人爱,就会凋零破败,甚至死亡,所以在我的心里,从来不敢缺少爱,爱自己,也爱他人。 我在城市里住,又向往乡村的生活,于是也在弃置的绿地里开辟了两块巴掌大的小菜园,今年种几垄小葱,明年种点生菜香菜,也算是为自己平淡的生活添一点活泼的成份。 2017年我回北山居住,又荒芜了城市里我亲手开辟的菜园,在北山我们又有了自己的菜园子,可是园子里的菜总是得不到充足的水份,井水的水位一直在下降,2017年春旱,差点连吃的水都没有了,我想园子里的菜也跟我一样,天天恐惧着明天会不会有水。但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让这菜园子充满生机。 现在市场上的菜无论冬夏,都是鲜亮可爱,而且价格便宜,可是吃着都很不放心。谁能吃上自己种的菜,谁能在自己的菜园里劳作,才是最让人羡慕憧憬的。
最后回复: 2019/5/18 13:10:49 by 福气先生
回复:6 | 关注度:10851
管一管自己家的熊孩子~发表时间:2018/5/25 12:57:38
公园梁脊步行道上的太阳能路灯损坏不少啦~
最后回复: 2019/6/28 15:00:49 by 福气先生
回复:8 | 关注度:8851

上一页

1

下一页

爆料方式
1 【手机版】爆料方式
扫描进入北票同城爆料手机版
扫描二维码进入手机端爆料
2 【电脑端】爆料方式
热点爆料
暂无热点爆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