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三级顶部

主题: 走回四工村的小路上

  • 川州一夫
楼主回复
  • 阅读:3475
  • 回复:33
  • 发表于:2018/7/5 9:27:33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北票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走在回四工村的小路上

                                            川州一夫

        1979年的6月末,受了4年再教育的我终于返城了,那是知青的全部返城,我被分配到了骆驼营的县袋白灰厂,在北山场起石头。

        北山场起石头是三班倒,从那里走回我们家四工村,要用两个来小时的时间。

        有两条路可以往家走:一条是沿着镐车道走到厂子的大门,从大路回家;一条是从山北的小路走到火车道,从道边的小路往家走。小路不好走,可要比大路近得很多。

        白天都不好走的小路,半夜就更难走了。



        当我推完60车石头,拍去满身的尘土时,已是半夜12点多了。走出工棚,我习惯地向东望望,东方有一片遥远又暗淡的灯光,尽管很累、很累,但看见了那片灯光,疲惫不堪的精神便被焕发起来,调动起全身的力气朝着它走去。

        从山北那条陡峭又布满碎石的小路走下来,每每都是一出溜一滑地往下奔跑,只有到了那个破旧的站台才能刹住脚步。那是一个往火车上装石子的站台,离路基有1.5米高,跳下站台有两条铁道,一条去往北票,一条去往台吉。跳到路基上是很轻松的,但赶上了雨天或雪天,常常会摔上一跤。有一次大雪天我从站台上跳下来时,摔倒在地,爬起来放眼望去,漫天的风雪,白茫茫的一片。竟然没有辨别好是去北票的铁道,还是去台吉的铁道,糊里糊涂地走到了台吉。



        沿着去往北票的的小路往前走,要经过骆驼营的铁路大桥。大桥上有一条铺着水泥板的人行小道,水泥板和水泥板衔接的空隙很大,虽然漏不下一只脚,但是很不平,脚踩上去就会颤动。桥很高很长,桥下的河水在月光的映照下闪闪的发光,不经意间向桥下看上一眼,腿就会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桥边有稀疏的围栏,1.2米高,但你的身子绝对不能往上靠,它太稀疏了,稀疏得完全可以把你轻松的掉下去;它也太矮了,我唯恐头重脚轻的张下去,而尽量地离得它远一些。有时走到桥当中,火车轰隆隆地向我开来,我向前跑、向后跑都来不及赶到桥头了,便背对火车,半蹲着身躯,双手死死地抓住围栏,任凭火车携带着凛冽的飓风和震耳欲聋的咆哮从身边驶过,不仅大桥在颤抖,就连我的腿,我的心也都跟着颤抖。老工人们给我讲过很多在大桥上发生过的故事,好像从1922年有了这座大桥以来的故事他们都知道。而走在大桥上让我常常想起的,是文革时期在此自杀的一个女工。工友们告诉我,那个女工很文静,很朴素,一个饿狼般的厂领导死死地纠缠着她,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从这座大桥上跳了下去,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多少年后,有人还听到了她在大桥下面呜咽,看见她在大桥上面徘徊。

        过了大桥,要在五、六个大大小小的涵洞上面走过,几个大大小小的涵洞也曾发生过大大小小的故事,不是他杀,就是自杀,凶恶的,悲惨的。有一个故事一直在震撼着我:说文革时期有一个老人,不堪忍受残酷的批斗,在一个寒冷的冬夜,死在了一个小小的涵洞里,直到了第二年的雨季才被发现。窄窄的小路下是杂草丛生的深沟,深沟里才有那个小小的涵洞,他是怎样站在这条小路上思念着亲人,怎样纵身地跳下深沟,又怎样爬进了那个小小的涵洞,我想,不止一次地想,生命,人生只有一次,不到绝望之时,谁会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啊!这样的悲剧,在那个年代是太多、太多了。我走过这几个涵洞时,并没有感到丝毫的恐惧,因为我相信,那些冤魂,不会和我这个受过同样屈辱的人过不去的。

        那几个涵洞的地势较洼,前面有了缓缓的小坡,坡上是一片小小的树林,我走在那片无序排列的树林里,风吹树枝哗啦啦的响,野猫也会发出像婴儿一样的哭叫声。一日,皓月当空,照亮了我眼前的这条弯弯曲曲的小路,突然,一个什么动物从我的右侧窜到了我的面前。我下了一跳,驻足望去,只见是一只像野猫一样的东西站在那里,是站在那里,它两只后腿站立着,两只前腿抱在胸前,一张尖尖的嘴巴,两只立挺挺的耳朵,小小的眼睛在月光的照射下闪闪的发光。它很从容,不叫,不跑,也不动,分明是在深情地望着我。我的头发立时竖了起来,这是一只黄鼠狼子啊!惶恐中我把手中装有饭盒子的兜子朝它扔了过去,它迅速地跑走了。我拾起了兜子,饭盒子里面还装有羹匙,我边走边用力的摇着兜子,叮叮当当的响声回荡在这片恐怖的小树林里,驱赶着那只黄鼠狼子,也抚慰着我这颗战栗的心。我还不时地回头张望、张望,当我走进了家门,确定它没有尾随我来,这才放下了心。此后的几天,我都是极端紧张地从树林中走过,而那只黄鼠狼子也没有再来等着我。这又让我感觉像少了点什么,竟然聊斋般地想入了非非:那黄鼠狼子一定是只雌性的,对!它一定是想迷我,可能因为我是真童子它迷不了,再就是它嫌弃我长得丑,没喜得迷我。
    


        我走出小树林,就能看见木材公司下边的那个铁路道口的灯光了,不由得深深的喘了一口气,这才感觉后背是凉凉的,额头也是凉凉的,是汗吓出来了。真的,当你汗吓出来的时候,你是全然不知的,只有惊魂落定时才会有感觉。


        小路被一粮库截断了,我只能从铁路道口北面的一条胡同往东走,胡同南面是一粮库的大墙,北面是发电厂的大墙,两个大墙都有4米多高,墙头上都拉着刺线,两墙相距只有三、四米宽,全长却有五百米之多。每当走在这条胡同里,就有穿行在隧道之中的感觉,寂静的深夜,高高的大墙,长长的胡同,把我的脚步声放大了许多,发出了沉重的咚咚声,我还会用力地踏着地面,让这响声更大些,为了给我壮胆,也为了提醒迎面走过来的人,我是有多么的强壮!可是我从没有见到过来人,只是猫头鹰时常地向着我呼唤几声,说不清是在叫,还是在笑,那也许是告诉我不要害怕,有它在罩着我,也许是在笑,笑我有多么的幼稚。



        走出大胡同,又踏上了铁道边上的小路,小路明显的平坦和宽阔了许多。小路的边上是一条不深不浅的水沟,里面长满了杂草和一些不知名字的灌木。沟南,是一片低矮的房屋,那是商业宿舍,虽然没有灯光,我也能判断出,从一粮库铁道门边的小路走过去,能走到我的同学成亚勋家,能走到任淑华家。

        小镐车吱吱地爬向了二井的矸子山,不做片刻的歇息,便把矸子翻倒下来,矸子奔腾而下,轰隆隆的一路高歌。我久久地望着尖尖的矸子山,回忆着自己在三工村矸子山捡煤时的快乐童年。

        叮咚、叮咚的铃声提醒我南山爬道到了,我走过那个值班道口,从西货场大墙北面的小路往东走。铁路道口的叮咚声还没有消失,耳畔又传来了二井东排风井嗡嗡的低鸣。温馨又亲切的低鸣,一年四季不知疲倦的低鸣,曾伴随了我整整的三年,伴随着我走进舍宅的小东门,踏入一中的校园。

        小路横跨岳家沟的单桥洞子,我每次走过时,都会想起一名解放军战士,在洪水中舍身救起一名赶车农民的解放军战士,他叫阎德全,哎,年轻的生命,葬送在了异地他乡。走在洞子上面,我控制不住自己,总会往下张望,越是下雨天,越会往下张望。

       
  
        从东货场西门的一个陡坡走下去,就到货场大墙的下面了。大墙很高、很高,挡住了北风,给了我温暖,我的心充满了无限的感激,几次想依偎着它歇息一会儿。


        这是一条坑洼不平,步步上坡的胡同,胡同的南侧是岳家沟,我曾在老韩家的碾子轧过韭菜花,十多岁时还在这儿拜了一个二把刀的师傅,学了点三脚猫的工夫。

        走出了这个胡同就到一工村了,步入的又是一条更加狭窄的胡同,老尹家的院墙与老路家的北房山相距不足一米,路面上更是砖头瓦块,坑坑包包,脚下要加十分的小心,雨天、雪天都要手扶着墙往前走,那粗糙的大墙竟然被步履蹒跚的人们抚摸得十分光滑。

        一工村的南门就在眼前了,虽然南门早已没有了,但厚厚的门板仍在我的记忆之中。那个大圆茅楼不分昼夜地散发着它固有的气味,说不清它是在证明着南门历史,还是提醒着人们:勿忘一工村的沧桑。

        南门外与冠山电影院之间是一条像地界一样的大沟,沟南是二工村,沟北是一工村,不知是矿工子女们的勇敢善战,还是这里有着地域之争,一工村的儿女和二工村的子弟争斗了几十年,土坷垃,砖头子如枪林弹雨,呼喊声中多少次冲锋陷阵,一时又有多少英雄豪杰。

        我走下这条曾经战斗过的大沟,熟悉又亲切的大沟,十几年前的峥嵘岁月犹如一幅历史的画卷,在我的脑海中展现:大沟的北沿有一工村最大的一个防空洞,那时我家还在一工村住,我们在大沟里托砖坯子取土时,还挖过好几座老坟,红小兵们天不怕,地不怕,把尸骨和棺材板子扒啦扒啦,继续托坯。我朝那个防空洞的洞口望去,它隐隐约约的露在草丛之中,仿佛仍在坚守着深挖洞的备战重任。那个年代的人们有着多少的激情,又有着多少的无奈啊!带着孩子的妇女,下了夜班的工人,放下书本的学生都来到这里拼尽全身的力气,响应着伟大的号召。

        大沟往东走就是我们一工村小学南面的矸子坡了,这个小学后来叫五中,现在又叫了八中了。矸子坡下随意的堆着一片大大小小的坟丘,有的高高凸起,坟头上的几张黄表纸在随风飘动,仿佛是在安慰着故者的亡灵;有的几乎变成了小小的土包,成为后人早已忘却的荒塚。我尽量地不去看它们,但小路是在它们中间穿过,烧过的纸灰牵手着习习的凉风会围绕着我轻歌曼舞;给故人献上的苹果、蛋糕也会悄无声息地跑到我的脚下,那也许是逝者对我深更半夜地来看望他们的感激吧!那是我到了袋白灰厂第二年的中秋节,我带的两个馒头不知是谁偷着给吃了,半夜下班往家走时饿得我浑身没有了一点的力气,当我走在这儿,看见月光下的蛋糕和月饼时,真想捡起一块塞在嘴里。

        四工村就要到了,我不再紧张害怕了,闭着眼睛也能走到家了。只是有一年的腊月,当我走到八中的大操场时,突然看见一个什么怪物迎面向我走了过来。只见那个怪物不仅非常的高,头也异常的大,犹如一口大锅,又尖又圆。我顿时吓得大叫了一声:哎呀妈呀!随后把每天手里握着的两块石头向他扔了过去。随着一声脆响,那个怪物就无影无踪了。我吓得几乎是真魂了出窍,跌跌撞撞地跑回了家。一觉醒来,已是艳阳高照,我妈对我说:半夜听到院子有响声,还以为是大风刮倒了什么东西,早晨一看,院子里的一口大锅不见了。我顿时想起了半夜遇到的那个怪物,那个头像大锅一样的怪物,还有那脆裂的响声,像摔碎了大锅一样的响声。我如福尔摩斯探案时发现了线索一样的兴奋,撒腿跑到了八中操场,那儿还残留着几块大锅的碎片。此时,我更加证明了自己判断的正确:那个怪物为什么那样的高大,他是用双手举着大锅啊!

        打怵的小路,烟雾弥漫的骆驼营,没有任何奔头的四工村,我渐渐地颓废了,不愿意上街,不愿意串门,就连电影都不愿意看了。


    
        那时,我的小弟弟刚刚上初中,常常问我语文、数学、历史、地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不得已会先看看书再讲解给他。我虽然也是九年级毕业,可是腹中空空,为了免得被他问得一塌糊涂,就找来了一些课本看了起来。课本里很多东西我尽管是学过,有的是忘了,有的是根本没有学会。此后,我走在下班的路上,常会想起数学的例题,物理的公式,化学的元素符号等等。说来也怪,我想起这些时,竟然不再胡思乱想了,心情也好了许多,也不感觉那么累了。后来,我索性买了初中所有的书,随心所欲地看了起来。兴趣在一点点的增加中,又准备了几个小本子,把该背的,该记的,有兴趣的写在上面,并随身带着上班。两年的光景,两年的小路,我竟然学完了初中的全部课程。后来我去了县机械厂,正赶上普及职工初中文化课,职工轮流参加为期两个月的补习班,没有参加补习班而自学考试及格的,每科奖励20元钱。我先是考了数学,及格了,拿到了20元钱,那时我的工资才38.6元,这20元钱让我高兴了好多天。后来又参加了语文和理化的考试。


        那是我到了袋白灰厂第二年的夏天,一个在市区上班的人找我兑换到袋白灰厂来工作,我欣喜若狂,恨不得明天就离开这里,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个人又不换了。短暂的欣喜,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好运,却招来一大堆的讥讽:还他妈的先进生产者呢,先进生产者还不安心袋白灰厂的工作,就是他妈的欠整。

        我没有在意人们的议论,没有生他们的气,因为我也曾嫉妒过从这里走出去的人。我不怕挨整,还有比起石头更艰苦的工作吗!我也没有认为自己有什么不对,谁不想有好一点的工作啊!

        我依旧走着那条小路,又把兴趣放到唐诗、宋词上了。

        半年多后,我真的调出了袋白灰厂。那天,我跑下了山场,跳下了破旧的站台,踏上了骆驼营的铁路大桥,不知是呼啸的北风刺痛了我的双眼,还是身后隆隆的开山炮声叫停了我的脚步,我回首烟雾弥漫的北山场,竟然掉下了几滴眼泪。

        沿着那条小路一步步的往家走,我又想起了那个在大桥上跳下的女工,想起了那位逝去的老者,还想起了那只黄鼠狼子。

                                                                                2018.6.1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 梁文
  • 发表于:2018/7/5 13:13:53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跟着你从白灰场的山上一直走到四工村,走到你家门口,好像还走到了你睡觉的炕沿边,累够呛。
水火儿
水火儿: 很幽默,很不错,很实在,很逗乐。我也跟川州一夫走一趟,和您一样,路太远,道太长,累够呛!但很惬意高兴。
2018-07-05 22:03:34 回复
川州一夫
川州一夫: 感谢两位朋友陪伴着我走回四工村,小路弯弯曲曲,有二位在身边,无限的感激!
2018-07-06 14:36:40 回复
  
  • 金元
  • 发表于:2018/7/5 17:12:53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艰苦的工作环境并没有改变我们的乐观向上,生活依然美好。
川州一夫
川州一夫: 金元你好!在袋白灰厂时还年轻,发过愁,打过怵之后,仍然是好好的上班,圆满地完成任务。
2018-07-06 14:42:01 回复
  
  • 五色云石
  • 发表于:2018/7/5 19:23:37
  1. 3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崎岖路上有心人
川州一夫
川州一夫: 云石兄你好!谢谢夸奖!我在袋白灰厂的时候,最大的心愿就是常二班。
2018-07-06 14:45:43 回复
  
  • 品味
  • 发表于:2018/7/5 19:51:20
  1. 4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愿楼主平安快乐,才对得起你受的辛苦。
川州一夫
川州一夫: 品位你好!感谢你的祝福!也祝你平安快乐!
2018-07-06 14:46:43 回复
明天会更好
  • 记忆冠山
  • 发表于:2018/7/5 20:12:20
  1. 5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崎岖小路走出了工村巨匠  
川州一夫
川州一夫: 记忆冠山你好!谢谢夸奖!咱们在工村长大的孩子,对工村有着永远不能割舍的情感,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无论时代怎样的变化,儿时的一切永远在我们的心中。
2018-07-06 14:52:03 回复
  • 晚秋
  • 发表于:2018/7/5 21:43:29
  1. 6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只有真情实感的经历,才会这么细致入微。
川州一夫
川州一夫: 晚秋你好!我去年春天去了袋白灰厂,上个月初又去了骆驼营的铁路大桥,故地重游,感慨万千,知足,现在知足了。
2018-07-06 14:58:03 回复
  • 海怪
  • 发表于:2018/7/5 22:01:05
  1. 7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有思想,有生活。艰苦奋斗的一***。
川州一夫
川州一夫: 海怪你好!艰苦的岁月,给我留下了难忘的记忆,那是生活赐给我最好的礼物,使我在以后的工作中,常常拿袋白灰厂做比较。
2018-07-06 15:01:04 回复
  • 水火儿
  • 发表于:2018/7/5 22:06:02
  1. 8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崎岖路上有心人,七字评语,恰如其分,正合我心。
  • 水火儿
  • 发表于:2018/7/5 22:07:59
  1. 9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崎岖路上有心人,七字评语恰如其分,正合我心。
  • 水火儿
  • 发表于:2018/7/5 22:17:03
  1. 10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送给川州一夫:
书中自有千钟粟
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
书中车马多如簇

世上成功者,都是有心人。

机遇只光顾有准备的头脑。

我和川州一夫这代人都一样,童年,少年,青年都很苦,我还和川州一夫有一个共同之处,都爱读书。

水水火儿复一夫2O18年6月5日
  • 水火儿
  • 发表于:2018/7/5 22:22:05
  1. 11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走在回四工村的小路上
回前走后加一<在>字,可否?
  • 第一朵花绽放的地方
  • 发表于:2018/7/5 22:25:22
  1. 12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走回四工村的路坎坷不平,崎岖荆棘,你都从容走过,艰苦的环境磨练了你的意志,练就了你一身过硬的本领。时过境迁,不堪回首。祝福你永远幸福安康。




烈火焚烧若等闲
水火儿
水火儿: 石灰吟于谦千锤万凿在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赠一夫一一水火儿崎岖蜿蜒行路难酸甜苦辣遍尝鲜不到長城非好汉誓留华章在人间2O18,7,6日
2018-07-06 01:03:41 回复
川州一夫
川州一夫: 回复 第一朵花绽放的地方大哥你好!走过了那条小路,在此后的生活中,无论道路有多么的艰险,也不在畏惧了。 感谢水火儿以于谦的诗词鼓励我。
2018-07-06 15:08:35 回复
  • 水火儿
  • 发表于:2018/7/6 7:16:55
  1. 13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川州一夫:
您的作品细读两遍,写一段读后感,发在<我们正年轻〉专栏。
您很勤奋,执着,富同情感,有责任心,勇于担当,文革时造成的个人崇拜和现代迷信的意识根深蒂固〈两个凡是>的余毒还远远没有肃清,思想意识领域远远没有拨乱反正,那些被卖不知那取钱,跟着别人瞎起哄,砍头画押对没划好圆圈耿耿于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阿Q们,得靠您这样的文章把他们唤醒,任重而道远,艰巨而光荣。
勤于笔耕的川州一夫,亲爱的桑榆文友,为您助力加油,锲而不舍,目标始终如一,您一定会成功
水火儿读〈走在回四四公村的小路上>Zo18,6,6日
川州一夫
川州一夫: 水火儿你好!感谢你对我的帮助,《走在回四工村的小路上》,加上“在”字,句子才更完整。我已经改了过来。骆驼营子的袋白灰厂的工作环境非常恶劣,劳动强度很大,走出了袋白灰厂,我又干了铆工、安装工、钳工,下岗后在农村的厂子干了两年,在外地打工十九年,尽管很苦,但与袋白灰厂比起来还是很好的。感谢你的鼓励,我会继续努力,还望你多多执教。
2018-07-06 15:28:07 回复
  • 川州一夫
楼主回复
  • 发表于:2018/7/6 14:32:24
  1. 14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感谢朋友们跟帖,点赞,光顾!祝大家夏日里健康快乐!
  • 水火儿
  • 发表于:2018/7/6 15:53:08
  1. 15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川州一夫,您谦虚好学,水火儿愿交您做文友。2o18,6,6日下午
川州一夫
川州一夫: 水火儿您好!很高兴,咱们多多联系,做个好文友。
2018-07-06 16:00:51 回复
  • 快乐的冷月无声_ly1
  • 发表于:2018/7/7 5:43:55
  1. 16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谢谢川州一夫,又奉献了一篇杰作。随着你的步履,跟着你的思绪,看到了鲜明的北票特殊的地貌风情,读到了你的奋争和艰辛,也感到了你永远不息的对生活的热情和知足。这是一篇优秀的散文,感情真挚,构思巧妙,语言优美,没有身临其境,没有真知灼见,写不出这样接地气有生活的好文章,希望看到你更多的作品。
川州一夫
川州一夫: 冷月姐你好!谢谢夸奖!我走出了袋白灰厂之后,常常想念那里的工友,13个人中,已有5个去世了。说实话,在大山上没有水喝,没有火取暖,人们累了、困了倒在地上就休息,都落毛病了。
2018-07-10 11:05:40 回复
  • 0421知心朋友
  • 发表于:2018/7/7 18:53:16
  1. 17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川州一夫
川州一夫: 大哥你好!我常常想起二井东排风井的低鸣声,越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感觉声音越大。唉,小东门,俱乐部都不见了!
2018-07-10 11:09:25 回复
  • 水火儿
  • 发表于:2018/7/7 20:57:20
  1. 18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人生路上的艰难险阻,荆棘坎坷,过不来是灾难,过来了是宝贵的精神财富。
唐僧取经经历八十一难后,九九归真,终成正果。
袋白灰厂那么艰苦的环境,回家两个多小时的夜路,你却能坚持读书,真难为你,你是现代现实版的头悬梁锥刺骨,凿壁偷光,萤雪苦读的典型,在您身上印证了这样一条真理,是金子总会发光。水火儿爱你。
2O18年6月7日
川州一夫
川州一夫: 水火儿您好!谢谢您对我的夸奖和鼓励,我继续写咱们都熟悉的过去,还望您多多执教。
2018-07-10 11:11:15 回复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